根除小儿麻痹症决战打响—资讯—科学网
时间:2017-12-07

  根除小儿麻痹症战斗 - 新闻 - 科学网

  科学家强烈希望政府和相关机构真诚地为这些难民和无家可归的人提供完整的免疫接种服务,而不是为国际旅行者使用资源。

  巴基斯坦德国的一个城市,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

  图片来源:Asianet-Pakistan

  直到一年前,彻底消除小儿麻痹症似乎仍然是一个要实现的目标。 1988年,来自125个国家的35万人被小儿麻痹症瘫痪。去年,世界上只有406例临床病例,其中160例散布在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三个国家的零星地区。因此,小儿麻痹症只能被称为本地流行病。 2013年4月,慈善组织和政府共花费40亿美元。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制定了一项六年计划,一举消灭小儿麻痹症。今年3月,世卫组织确认了在印度没有新病例三年的东南亚(不包括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没有发生小儿麻痹症。

  然而,今年5月,世卫组织发表声明说,小儿麻痹症再次成为危及整个国际社会的疾病,需要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处理,特别是在巴基斯坦,喀麦隆和叙利亚三个高风险地区。由于这三个地区都是战火纷飞的地区,疫苗接种工作受到很大影响。

  针对新的挑战,世卫组织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措:任何前往巴基斯坦,叙利亚和喀麦隆的人都必须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任何前往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其他地方的人都强烈要求接种疫苗。此外,巴基斯坦的国际旅行限制于6月1日生效。通过分析过去几年的数据,研究人员发现,无症状的成年人疾病传播速度惊人。然而,最近的计算机模型表明,试图通过接种成年人来控制疫情并不像最初设想的那样有效。

  专家认为,对旅行者进行疫苗接种并不是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并将阻碍在贫穷和受战争蹂躏的病毒地区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这一行动将是对抗小儿麻痹症的最后一战,一举成功。

  巴基斯坦的小儿麻痹症病例呈上升趋势,2013年上半年有18例,而2014年上半年有88例。新增病例中75%来自西北联邦直辖部落地区领土。在那里,由于持续的战争和动荡,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队在该地区几乎没有工作机会。

  从六月中旬起,情况变得更糟。随着巴基斯坦政府对塔利班反叛分子展开新一轮攻势,FATA成员瓦齐里斯坦80多万人被迫逃往邻国巴基斯坦省份或阿富汗。对于巴基斯坦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国际旅行者的接种上。世卫组织和免疫服务机构应为失控家庭和高风险地区提供紧急医疗和卫生服务。

  珍贵的疫苗

  巴基斯坦联邦和省政府正争相在所有港口和机场以及130多家公立医院建立疫苗接种点。旁遮普省(巴基斯坦最富有,人口最多的省份)也在主要干道入口处实施免疫接种要求。联邦政府在主要的FATA进出口点,特别是在北瓦济里斯坦(North Waziristan)这个与阿富汗接壤的土地上,长期处于动乱之中,这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地带。

  官方数据估计,每年进出巴基斯坦的航空旅客需要约1000万剂量,其中包括在海外工作的约700万巴基斯坦人,主要是在中东地区。捐助组织已经向难民提供了20万剂可注射的小儿麻痹症疫苗,但由于缺乏进一步的财政支持,缺乏额外剂量的疫苗来确保公立医院接种疫苗人员的安全。

  到目前为止,唯一免费提供给旅客的口服疫苗来自巴基斯坦的小儿麻痹症项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提供了三千万剂疫苗来为巴基斯坦的儿童接种疫苗,提议将巴基斯坦军方灭活的六万剂灭活小儿麻痹症疫苗视为军队的首要任务。必须以每剂4.3美元的成本私下购买这种疫苗,这在平均每月收入仅为100美元的地区是一笔巨款。据当地报纸报道,获得疫苗接种证书的难度和成本不低于比获得签证,并在当地出现假证书。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设定了旅行禁令,但科学家们没有先例分析禁令是否有效。尽管疫苗接种柜台已启动,但没有旅客愿意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任何检查站的工作人员都无法使用疫苗接种卡。特别重要的是要指出,从巴基斯坦到阿富汗的脊髓灰质炎的传播主要是通过双方的非托管边界。

  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落后于其他国家,部分原因是2011年巴基斯坦卫生部取消了行动计划和其他卫生服务,巴基斯坦卫生部去年恢复了消灭小儿麻痹症的行动,各种活动重新走上正轨,面对小儿麻痹症,巴基斯坦依然脆弱。

  换句话说,巴基斯坦需要比其他地区花费更多的能源,以达到行动的目的,特别是在陷入困境的部落地区。自从2000年开始亲自接种疫苗以来,已经有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组织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运动。

  遭到抵制

  然而,过分强调小儿麻痹症,忽视其他疾病的防治,使高危人群认为,根除小儿麻痹症的举措实际上符合外国人的利益。在反西方情绪上升的过程中,发生了多次针对小儿麻痹症工作者,志愿者和安保人员的袭击。例如,截至2012年12月,共有80多名工人遇害。今年,消灭小儿麻痹症组织经常遭到路边炸弹和摩托车枪手的袭击。三月份,一名巴基斯坦工人被绑架,然后被枪杀。

  巴基斯坦消灭小儿麻痹症运动尤为激烈。更糟糕的是,中央情报局以本地人接种疫苗为幌子,搜查本拉登。这导致了对疫苗接种队活动的各种怀疑。

  尽管国际伊斯兰学者已经在远离小儿麻痹症,但当地的宗教和社会领袖对此并不感兴趣。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拉美和非洲的交战双方同意设立和平日,让人们接受脊髓灰质炎疫苗,但是在巴基斯坦,部分地区的塔里班领导人和开伯尔自从2010年年中以来,巴基斯坦已经反对接种疫苗队,因为他们认为疫苗接种队将为无人机在美国的袭击提供援助。

  今年5月,巴基斯坦军方决定为FATA地区的预防接种小组提供保护,但这种保护只针对接种小组,而不是其他卫生工作者接受的。这种情况加上对国际旅客的限制,只能使人们认为,消灭小儿麻痹症是其他国家的事情,与受害国无关。

  差别很大

  将脊灰疫苗纳入保健服务可以更有效地让当地社区和宗教领袖进行合作,这比以前建立的根除倡议更为有效。尼日利亚和阿富汗在这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2013年两国的病例数比上一年下降了60%。但是,塔利班并没有专门保护儿童,也没有主动给儿童免疫麻疹,也没有为腹泻或营养不良儿童提供医疗服务。

  目前,巴基斯坦是南亚所有儿童死亡率最高的国家。当地儿童的小儿麻痹症风险也高得多。此外,白喉,破伤风和麻疹的免疫接种服务仍然因为效率低下,目光短浅或缺乏资源而陷入困境。

  去年,巴基斯坦全国儿童免疫接种率约为54%,与邻国孟加拉国95%的接种率有显着差异。事实上,即使这个54%的数字有一个夸大的构成,因为它没有考虑到FATA和大城市边缘化的人。专家们在分析了今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报告后发现,住在卡拉奇贫民窟的5岁以下儿童中有25%没有接种疫苗。在相对和平的FATA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64%的儿童没有接种疫苗。

  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了,另一方面,瓦齐里斯坦的战争为那些没有机会接种疫苗的难民提供了难得的机会。这些人回国后,可以向接种疫苗队提供社区支持,在战火纷飞地区重建法治。根除小儿麻痹症必须继续为难民提供帮助,因为那里的儿童急需多次接种疫苗。

  科学家强烈希望政府和相关机构真诚地为这些难民和无家可归的人提供完整的免疫接种服务,而不是为国际旅行者使用资源。这是彻底清除地球上的小儿麻痹症的最好机会。 (段辛涔)

  中国科学通报(2014-07-24第3版国际)

  阅读更多信息

  科学相关文摘(英文)